硬皮病中医论治分析

文字大小:

古方中医对硬皮病病因病机的认识:

硬皮病临床以四肢末端疼痛,皮肤肿胀、紧张,继而硬化、蜡样变、无皱纹、无汗出,失去正常皮肤功能而麻木痹痛,甚至活动障碍为主要表现,并可波及全身皮肤和内脏,属于中医“皮痹”的范畴。

硬皮病多因正气不足、卫外不固、风寒湿邪侵袭肌肤,痹阻经络,气血运行不畅,肌肤失养所致。《素问·痹论篇》云:“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皮则寒。”中医认为本病的病因与风寒湿三邪有密切关系。由于素体气血虚弱、卫外不固、腠理不密,风寒湿邪乘虚而入,客于肌肤经络之间,致营卫不和,气血凝滞形成痹阻,皮肤失荣受损而形成本病。

硬皮病属本虚标实之证。患者因先天失养、后天失调,或情志刺激,或外邪所伤,或疾病失治、误治,或病后失养,均可导致脏腑亏损,积虚成积。本病主要与肺脾肾3脏有关,而以肾为主。肾脏内藏元阴元阳,总司一身之阳气,对脏腑起着温煦作用;脾有输布精气于全身之功能。肾阳虚,脏腑失于温煦,脾不散精,气血不足,致营卫失和、卫外不固,寒邪趁虚袭之,客于络脉,阳气受阻,不能发挥温养肢体作用,可见畏寒肢冷,寒邪使气机收敛闭塞,络脉痹阻不通,寒凝气滞,津液不化,聚湿成痰,痰阻于皮肤而发为皮痹。正气不足,复感风湿寒邪,腠理闭塞,卫气郁滞,肺气不宣,不能输精于皮毛,加之经脉气血为寒邪所凝闭,气血运行不畅,瘀血内生,络脉痹阻,皮失所养而发病。

痰阻血瘀是皮痹的继发病因,也是皮痹过程中的主要病机。

硬皮病的辨证论治与辨病论治

辨证论治是中医诊疗特色之一,其中辨证分型是确定相应的治疗原则和治疗方法的前提,中医药治疗硬皮病的疗效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辨证的影响。

目前尚无硬皮病标准化的中医辨证分型标准,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医家根据其对本病病机特点的认识,有各自不同的分型方法。

将硬皮病辨证分为3型:脾肾阳虚、阴寒凝滞型,外邪侵袭、筋脉阻滞型,瘀血阻滞、筋脉痹阻型。陈学荣教授将硬皮病分为寒凝经脉、寒凝血瘀、脾肾阳虚和肺脾气虚4型

硬皮病虽然临床症状繁杂,内及五脏六腑,外及皮肤、肌肉、筋骨,但以肺为主,可从肺论治,分为肺虚挟感型(早期)、肺气虚型、肺脾两虚型、肺肾两虚型,在辨证时尚需考虑是否伴有痰阻血瘀之证。

辨证施治是中医的精华和强项优势,证型是对患者各种表现,包括病理、生理、体质等方面的综合概括,但由于缺乏统一及客观的标准,使其在临床实践中的应用受到一定的影响。

辨病论治同样是中医的传统,目前对硬皮病的诊断多结合中医理论对其进行病因病机及证型特点的概括,并采取相应治疗措施。各种病有其特有的证型特点,通过辨病论治可以在古方中医治疗硬皮病实践中总结出出治疗疾病的治愈方法,并将有效的方药升华为专病专方,如古方温阳化浊通络散、被做为治疗硬皮病的专方用于临床应用方剂。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专方治专病的优越性非常突出,其疗效可靠,便于掌握,也便于中医临床科研观察,为积累治疗硬皮病中药有效方剂提供了便利条件。

硬皮病古方中医治愈效果:

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指出硬皮病的病理基础在于阳虚血瘀,以加味阳和汤治疗,病程分期与疗效的结果显示,肿胀期疗效与硬化期无显著性差异,但萎缩期与肿胀期有显著性差异。

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认为硬皮病源自于阳虚血寒,气虚血少,寒邪入侵,经脉瘀滞,采用古方顺逆散治疗硬皮病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硬皮病论治分析:

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将其分为五种证型:寒邪阻络,肺卫不宣者用黄芪桂枝五物汤合麻黄附子细辛汤;寒凝腠理,脾肾阳虚者用阳和汤加味;痰浊血瘀阻络者用导痰汤加减;气血两虚,脉络失荣者用十全大补汤加减;湿热阻络者用四妙勇安汤加减。

古方对本病从肺论治,分为肺虚挟感(早期),肺气虚型、肺脾两虚,肺肾两虚型。治疗原则以补肺汤为基础,补益肺气,分别参以益气健脾助运,补肾强筋骨之品,同时考虑痰阻血瘀之病机,必参活血祛瘀化痰之品。药物组成以《永类钤方》补肺汤为主,但并不忽视脾、肾,尤其重视肾。

古方中医将硬皮病的病因归纳为先天禀赋不足,后天失调,或情志刺激,或外邪所伤,或疾病失治、误治,或病后失养。以上诸多因素导致脏腑亏虚,积虚成损。

从肺脾亏虚和脾肾亏损两个证型论治,根据“损者益之”、“虚者补之”的原则,用六味地黄丸培补元阴为主,加党参或太子参、阿胶,肺脾虚甚加黄芪、五爪龙;心血不足加熟枣仁、鸡血藤;胃阴虚加石斛、金钗等。

在治疗硬皮病方面有其独到见解,认为硬皮病病因或外感或内伤,或内外合邪,但以内因为主。瘀、虚是其病机关键,据此将硬皮病分为血瘀型和血虚型,并且在治疗时,扶正祛邪贯穿始终,同时强调早期诊治是决定疾病转归和预后的关键。

血瘀型以消瘰丸合桃红四物汤加减;血虚型自拟三黄固本汤加减,药物:黄芪、菟丝子、黄精、熟地、川芎、桑霞

硬皮病中医证型治疗分析:

山东淄博古方中医疑难病研究所治疗硬皮病在临床上将本病分为三个证型:寒湿凝滞型,治宜散寒祛湿,温通经络,自拟启腠消痹饮;脾肾阳虚型,治宜健脾益肾、温经通络,自拟温煦消痹饮;

精血亏虚型,治宜补肾填精、滋阴养血,自拟补肾养血消痹饮。

古方中医以具有活血散结、软肌润肤之功的丹参、积雪草、毛冬青、皂角刺、白芥子作为基础根据硬皮病的不同证型,辨证加减。古方中医善用动物药,以蕲蛇能外达皮肤,内通经络,且透骨搜风之力尤强,曾治一硬皮病以补益气血、散寒化瘀、古方祛痹通络的中药基础上加服古方益肾散痹丸,另又特加蕲蛇末分吞。一周后疼痛开始缓解,余无不适,一月后面部皮肤显见松软、红润,两手指僵硬疼痛亦消,取得较好临床疗效。

中药煎剂熏蒸患者局部或周身,能够刺激体表穴位,激发经气,调动经脉,从而达到调气血、疏经脉、调整脏腑功能、扶正祛邪的作用。故外用中药方黄芪、丹参、大生地,鸡血藤,桃仁、红花、川芎、茯苓皮各等古方中药熏蒸治疗,并口服古方活血方和单纯口服益气活血方者(用药与前同)做了疗效对照。

结果两组患者治疗后皮肤硬度积分、关节功能积分均较治疗前显著降低,中药熏蒸组治疗前后皮肤硬度、关节功能积分差异显著大于单纯中药口服组。而且熏蒸疗法能减少口服中药时出现的恶心、进食减少、腹泻等不良反应。

古方中医中药主药治疗局限性硬皮病,治一硬皮病患者,诊为脾肾阳虚,风寒外袭,经脉痹阻不通。

局限性硬皮病中医内服

内服:刘寄奴,僵蚕,研细粉,配合金匮肾气,每日分3次服用。

局限性硬皮病中医药浴

硬皮病外用:刘寄奴,威灵仙,透骨草,藏红花,加水3000ml煎汁,将药汁置盆内,先熏蒸患处。待药汁冷后,用纱布浸药汁湿敷患处,每1剂外用药可用3~4天。用至6个月,局部皮肤恢复正常,随访5年未复发。

古方中医王教授认为阳虚血瘀是硬皮病的关键病机,而且与湿、毒、瘀阻滞经络相关,因此临床治疗时需紧扣温阳化瘀,化湿、解毒、通络进行治疗。硬皮病的中药治疗离不开动物药的应用,如鹿角霜、蜈蚣、地龙、水蛭、守宫、昆明琵琶甲等,这类药物所具有的温经通络、搜剔经络、善走奇经等特性是矿物类、植物类药物所不具备的。

系统性硬皮病的治疗可配合温阳通络之中药(如透骨草、昆明山海棠等)熏洗,局限性硬皮病患者可配合温灸等方法以提高疗效。

150天显效,1例经治150天有效。故认为针刺、艾灸与药物的多重作用可有机地结合,相互协同,发挥综合效能。赵志芬[22]针刺曲池、足三里、三阴交、血海、膈俞、膏盲、关元,对局部皮肤硬化部位采用围刺后隔姜灸,配合刺络拔罐法对8例患者连续治疗半年至1年,总有效率75%。周英[23]总结局限性硬皮病的临床表现以血瘀症为多见,因此活血化瘀是治疗本病的一种重要法则。临床治疗以电针围刺,依据局部皮肤损害面积,每针间隔0.5寸呈45度角刺入患处中行捻转泻法,得气后接电针仪,采用疏密波,每次选4个穴位。同时配合局部七星针敲打,令其微出血,再拔火罐。按病变部位统计,共计治疗87个部位,近期治愈18个部位;显效56个部位;有效13个部位。总有效率100%;愈显率在80%以上。

硬皮病古方中医针灸治疗

认为硬皮病当归于气血亏虚、阳气衰弱、寒凝气滞,以双侧脾俞、双侧膈俞、患侧足三里等主穴,配合患侧环跳、风市、委中。每次各选2~3穴,平补平泻,硬皮局部先施以艾灸再叩刺,隔日治疗1次,5次为1个疗程。配合古方散痹散2个疗程后患者痊愈。

将毫针针刺、艾灸、古方中药散痹散三者合用,治疗局限性硬皮病10例,有9例经治30~50天显效,1例经治150天有效。故认为针刺、艾灸与古方药物的多重作用可有机地结合,相互协同,发挥综合效能。

针刺曲池、足三里、三阴交、膏盲、关元,后隔姜灸,配合刺络拔罐法对8例患者连续治疗半年至1年,总有效率75%。

总结局限性硬皮病的临床表现以血瘀症为多见,因此活血化瘀是治疗本病的一种重要法则。临床治疗以电针围刺,依据局部皮肤损害面积,每针间隔0.5寸呈45度角刺入患处中行捻转泻法,得气后接每次选4个穴位。同时配合穴位刺激,。按病变部位统计,共计治疗87个部位,近期治愈18个部位;显效56个部位;有效13个部位。总有效率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