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淮南子》

本文所属类别:[名人养生]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8-02-24 【字体:

夫圣人量腹而食,度形而衣,节于己而已,贪污之心奚由生哉!

静漠恬澹,所以养性也;和愉虚无,所以养德也。外不滑内则性得其宜,性不动和则德安其位,养生以经世,抱德以终年,可谓能体道矣!若然者,血脉无郁滞,五脏无蔚气。《俶真训》

人之耳目曷能久熏劳而不息乎,精神何能久驰骋而不既守,是故面气者人之华也,而五脏者人之精也。夫面气能专于五脏而不外越,则胸腹充而嗜欲省矣,胸腹充而嗜欲省,则耳目清听视达矣,耳目清听视达谓之明,五脏能属于心而无乖,则勃志胜则行不僻矣。勃志胜而行之不僻,则精神胜而气不散矣。精神盛而气不散则理,理则均,均则通,通则神。神则以视无不见,以听无不闻也,以为无不成也。是故忧患不能入也,而邪气不能袭。

夫孔窍者精神之户牖也,而气志者五脏之使候也,耳目淫于声色之乐,则五脏摇动而不定矣。五脏摇动而不定,则气血滔荡而不休矣,血气滔荡而不休,则精神驰骋于外而不守矣,精神驰骋于外而不守,则祸福之至虽如丘山无由识之矣。使耳目精神玄达而无诱慕,气志虚静恬愉而省嗜欲,五脏定宁充盈而不泄,精神内守形骸而不外越,则望于往世之前,而视于来事之后,犹未足为也。岂直祸福之间哉!故曰其出弥远者,其知弥少以言。

夫精神之不可使外淫也,是故五色乱目,使目不明,五声哗耳,使耳不聪,五味乱口,使口爽伤,趣舍滑心,使行飞扬,此四者,天下之所养性也,然皆人累也,故曰嗜欲者使人之气越,而好憎者使人之心劳,弗疾去则志气日耗。夫人之所以不能终其寿命而中道夭于形戮者,何也?以其生生之厚。夫唯能无以生为者,则所以修得生也。《精神训》

圣人胜心,众人胜欲,君子行正气,小人行邪气。内便性,外合于义,循理而动,不系于物者,正气也。推于滋味,淫于声色,发于喜怒,不顾后患者,邪气也。邪与正相伤,欲与性相害,不可两立,一置一废,故圣人损欲而从事于性。目好色,耳好声,口好味,接而说之,不知利害,嗜欲也。食之不宁于体,听之不合于道,视之不便于性,三宫交争,以义为制者,心也。割痤疽非不痛也,饮毒药非不苦也,然而为之者,便于身也。渴而饮水非不快也,饥而大飧非不赡也,然而弗为者,害于性也。此四者,耳目鼻口不知所取,去心为之制,各得其所。由是观之,欲之不可胜明矣!凡治身养性,节寝处,适饮食,和喜怒,便动静,使在已者得而邪气因而不生。 《诠言训》

[按语]

作者为西汉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79~前122年)及其门客。刘安是刘邦之孙。养生方面主张:

(1)虚静恬愉而省嗜欲,认为“夫精神气志者,静而日充者以壮,躁而日耗者以老”,可见“静”乃是核心;

(2)“大怒破阴,大喜坠阳”,说明已认识到过用病生的发病观;

(3)环境与健康体质有关。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