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神仙辟谷”之说有无科学根据?

本文所属类别:[养生文化]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4-01-17 【字体:

宋徐铉《稽神录》记载一则传说:临川士人家,一婢为主人所虐,逃入深山。久之饥渴难忍,见一野草枝叶可爱,逐取其根,食之甚美,久则不饥而体轻如飞,往来甚捷。后为主家所知,捕之不得,乃置酒馔五味香美之物于往来路上,诱而食之。食讫,不能去远而擒,遂详述其故,并指所食之草,即是黄精。又《抱朴子》载:上党赵瞿,患疮癞之疾,历年垂死。其家厌弃之,送置山穴中。瞿怨泣不已,有仙人见而哀之,馈赠一袋,瞿服用百余日,其疮皆愈,颜色丰悦,肌肤玉泽。仙人再来,瞿谢活命之恩,并乞求此方。仙人说是松脂,山中极多,炼服可以长生。遂归家常服,身体转轻,气力倍增,年百余岁而齿不落、发不坠。又说一秦王宫女,避乱山中,饥无所食,后吃松柏之叶,初时苦涩,久乃相宜而不觉饥饿,且冬不寒,夏不热。至汉成帝时有猎者于山中见一人,无衣服,身生黑毛,跳坑越涧如飞。密谋围捕而获,乃知其事,去秦已二百余年。此类传说,古书中颇多,这就是古代神仙方士所谓的“辟谷”。

辟谷,即不食五谷,或减食五谷,是神仙方士企求长生修炼的一门功课。《史记·留侯世家》载张良习方士之术,“乃学辟谷,道引轻身”。方士道宗在探寻长生不老之时,认为五谷一年一收,虽能充饥,难以益寿,不如松柏常青,玉石永继,能使人容颜长驻,身轻不老。如陶弘景所言:“松柏皆有脂润,凌冬不凋,理为佳物。”于是有辟谷之法,不食五谷,但餐松柏之脂、实、叶以及茯苓、地黄、黄精、云母、钟乳石等所谓得天地精华之物,修炼以登轻身不老的神仙之境。神仙之说,固属虚妄,但方士道家在探求长生不老的过程中所采取的一些方法,有的对延年益寿是有所裨益的。辟谷之法似亦可以探究一番。

孙思邈在《千金要方》及《千金翼方》中对辟谷服食有较详细的记载。他首先肯定某些药物具有“济命”的益寿延年作用,认为世人“但知钩吻之杀人,不信黄精之益寿;但识五谷之疗饥,不知百药之济命”。虽然俗谓“药补不如食补”,但药饵抗衰老的作用早已为世所公认。他还指出,服食必须先“寻性理所宜,冷暖之适”,要因人而异,区别对待,“不可见彼得力,我便服之”。而辟谷服食更须循序渐进,因为“人从少至长,体习五谷,卒不可一朝顿遣之”。而“服药物为益迟微,则无充饥之验,然积年不已,方能骨髓填实,五谷俱然而自断”。这些说法都符合药饵养生理论,亦切近人体自然习性,因此撇开飘渺的神仙于不顾,回到现实中来,其立足点还是可取的。虽然要达到断药物以外的食品是违反自然规律的,但从食疗的角度言,服食亦有可研究之处。

在方法上,认为必须“先去三虫,三虫去,次服草药,好得药力,次服木药……次服石药……可以延龄”。古人说“三虫”,指“三尸之虫”,泛指人体内的各种致病之因。这就说明,要体质健康无病象才可服食。如果把“三虫”作体内寄生虫解也可以说得通。这说明了首先必须祛除肠寄生虫。虫在肠内,消耗营养,危害健康。古代肠虫之患尤甚,常被视为疾病祸首,养生大敌。《后汉书》载华佗授“漆叶青黏散”予弟子樊阿,谓“久服去三虫,利五脏,轻体,使人头不白”。樊阿用之而“寿百余岁”。其二,服食次序,先草药,后木药,最后为石药。考虑到人体对药物的适应能力而循序渐进,尽管对所用辟谷石药颇难苟同,但其设计可谓煞费苦心。

在辟谷药物的选用上,重在天冬、地黄、黄精、乌麻、松子、柏子、松柏叶、松脂、茯苓、构杞等。其中地黄甘寒无毒,功能滋阴养血,补五脏内伤,滋肾水真阴,是临床最常用的滋阴补益药物,各种益寿延年方靡不用之。天冬苦平无毒,功能滋阴澜燥、强筋健骨,也是临床习用之滋阴润肺药物。《神农本草经》谓杀三虫,去伏尸,久服轻身,益气延年不饥。其与地黄相配,更得相须之妙。天冬所含天门冬氨酸有良好的抗肿瘤作用,是常用的扶正固本抗癌药。黄精甘平无毒,补脾润肺,填精益髓,治五劳七伤,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锌、硒等以及维生素E,能促进脂肪代谢。近代用治高血压病、冠心病心绞痛、白细胞减少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等。茯苓健脾和中,宁心安神。柏子仁养心润燥,益智安神。柏叶凉血止血,消肿解毒,体外试验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伤寒、痢疾、大肠等杆菌,乃至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松叶养肝明目,燥湿止痒,对流感、慢性气管炎、高血压等有效。松果能祛风润脑、止咳平喘,总挥发油有提高大鼠的肾上腺皮质功能;松脂现代习惯外用,有燥湿生肌止痛之功,疥疾湿疮瘙痒,痈疽疔毒者每用之。清代著名医家张璐,曾取《千金》灵飞散方(云母、钟乳石、人参、茯苓、桂心、柏子仁、菊花、续断、地黄、天冬组成)为养生药饵之用。初时尚虑其“石药性悍,服之恐有未安”,乃“力行修制,亲为尝试”,服及半年,渐觉“步履轻捷”,年余则“视听斯聪,应酬无倦”。还说“予初服此,见者莫不以为诞,迄今三易星霜而筋力犹然与往昔无异”,以致亲朋友好皆效仿之。(《张氏医通》)其虽未言辟谷减食,但这些药饵的作用确是切身体验。古代辟谷,常用草木之品,其药性甘平。多有滋养或精热解毒燥湿等作用,以此类药物食以取代五谷,倒也没有神秘可言。

五谷作为主食的习惯,近年来已受到越来越大的挑战。谷物以淀粉为主,而过多的碳水化合物于人并不相宜,国外有人甚至视白糖为“毒药”。减少谷物的用量,多食蔬菜、豆类、瘦肉等含蛋白质、纤维素丰富的食物,已为大多数人所接受。从减少谷物用量的角度来看,是否也有一些“辟谷”的意思?

辟谷是古代养生法之一种,常与其它养生法结合一起运用。《史记》载张良学辟谷的同时还习道引,就是证明。历史上辟谷的传说虽多夸张,但人处绝境,为了果腹,大凡可食之物尽皆取之,还须登高觅食,攀树摘果,久之自然身轻如猿,纵跳自如。必须看到,辟谷之说对某些药物的神效是着意宣染的,导致盲从者误入歧途,生害不少。如北齐颜之推曾亲见“王爱州在邺学服松脂,不得节度,肠塞而死,为药所误者甚多。”(《颜氏家训》)《三国志·华佗传》亦载李覃学辟谷的故事:“颍川却俭能辟谷,饵茯苓。……初,俭之至,市茯苓价暴数倍,议郎安平李覃学其辟谷,餐茯苓,饮寒水,中泄利,殆至陨命”。因此《医说》引韩愈之文说:

五谷三牲盐醯果蔬,人所常御。人相厚勉,必曰强食。今惑者皆曰五谷令人夭。不能无食,当务减节,盐醯以济百昧。豚鱼鸡三者,古以养老,反曰是皆杀人,不可食。一筵之馔,禁忌十,常不食二、三,不信常道而务鬼怪,临死乃悔。反诘辟谷之说,亦不无道理,可作辟谷者鉴。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