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汉唐时期 黄帝内经的中医养生观点

本文所属类别:[养生文化]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8-02-24 【字体:

汉唐时期,我国出现了许多伟大的养生学家、医学家,如华佗、葛洪、陶弘景、孙思邈等,相继问世了《抱朴子》、《养性延命录》、《千金要方》以及至1973年才发掘出土的马王堆医书等名著,而《黄帝内经》这部养生学、医学理论与临床的集大成著作,更是举世瞩目,已为中国养生学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黄帝内经》(又称《内经》)成书于西汉,总结、汇集了先秦时期的各种养生观点,如长寿有先天因素,所谓“天寿过度,气脉常通”者,但有极限,所谓“尽终天年”;注意养生,也可达长寿;先天虽盛而不保养,照样多病损寿,所谓“是人者素肾气盛,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不长”。

《黄帝内经》提出的具体养生观点,主要有:

(1) “法于阴阳”。顺应自然以养生,包括对正常气候、异常气候的顺应和四时阴阳、一日阴阳的顺应,“以从其根”。所谓“春夏养阳,秋冬养阴”(《四气调神大论》)。冬季“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金匮真言论》)。“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切勿“反此三时”,以免“形乃困薄”。

(2) “和于术数”。掌握一些动以养形的方法和注意时间选择。如提倡早晨“广步于庭”,并“无厌于日”(《四气调神》);而冬季阳气潜藏之时,当“冬不按蹻”,防止扰动筋骨,使阳气不藏(《金匮真言论》)。此外,《黄帝内经》的“呼吸精气,独立守神”,“恬惔虚无”乃是练气功的诀窍。

(3)生活起居有规律,防止过用病生。所谓“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形劳而不倦”,结合四时及一日阴阳变化,示人春夏当“夜卧早起”,“无厌于日”,秋当“早卧早起,与鸡俱兴”,冬则“早卧晚起,必待日光”(《四气调神大论》)。反对“以酒为浆,以妄为常”,即使人们赖以生存的饮食,亦不能过。所谓“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当心“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男女阴阳为人之大伦,但“醉(沉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可致“半百而衰”。《素问·宣明五气》的“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更揭示了正常生理活动的过度,同样能造成人体功能的损伤,即“过用病生”(《素问·经脉别论》)。

(4)注意精神调摄。《黄帝内经》认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清静则生化治”,说明神气虚静能使生理功能正常而形体安康的道理。

(5)固护阳气。所谓“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同时,示人“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6)避邪防病。《黄帝内经》重视外邪,将外邪分为“虚邪贼风”和“正邪”二类,示人“虚邪贼风,避之有时”,而对“正邪”则当注意保养正气,以防止生病。

(7)治未病,预防为主。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所说:“圣人不治已病治术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

《黄帝内经》的上述论点,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