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典故

诗人杜甫曾三次卖药行医

本文所属类别:[医林漫活]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6-03-09 【字体:

众所周知杜甫是我国唐代伟大的诗人,他的诗被后人广为传颂,有“诗圣”之美誉。然而,你是否还知道,就是这个诗圣,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药农呢。他一生种药、卖药,在我国药物学上留下了灿烂的一章。

杜甫三十五岁以前,正逢开元盛世,家庭经济状况也好。他刻苦读书,踌躇满志,身体健康。其间漫游中原大地,写出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类的豪迈诗句。但在这以后的人生旅程中,由于社会动乱、仕途不顺、情志悒郁、劳苦奔波,就使杜甫原来健康的身体逐渐被疾病占领,时常苦于病魔缠绕“百年多病独登台”,“多病沈年苦无健,王生怪我颜色恶”,这时其诗风也为之一变,更加沉郁顿挫。他写了38首诗叙述自身疾病,主要有以下三种疾患。吟咏疟疾杜甫在诗中把疟疾的发病特点及久病气血虚少的表现生动描绘:“疟疠三秋敦可忍,寒热百日相交战。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出自《病后过王琦饮赠歌》)对于疟疾发病的原因,他认为是“疟病餐巴水”(出自《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的结果。这与我们今天认为疟疾这种传染病是感染疟原虫,以某些地区特发的认识是基本一致的。抒写肺病

肺气之疾是杜甫疟疾之后又添之新病:“峡中一卧病,疟疠终冬春。春后加肺气,此病盖有因。”(出自《寄薛三郎中》)他所患肺病是长期的、慢性的。写这种病的诗还有《敬寄族弟唐十八君》“归朝·病肺”,及《秋峡》、《秋清》、《壮风》等。后来肺病发展加剧,以致“衰年病肺惟高枕”(出自《返照》),睡觉不能平卧了,类似今天临床所说的夜间坐起、端坐呼吸的症状了。按现代医学推测,杜甫这种不能平卧的肺病可能就是慢性肺气肿、慢性肺心病了。消渴之苦给诗人带来最大也是终身的病痛是消渴,为此他写下的诗也最多,从病因、症状、治疗到并发症都写到了。“我多长卿病”(出自《同元使君舂陵行》),“消中祗自惜”(出自《赠王二十四侍御契四十韵》),是说自己患上了消渴病。“触热生病根”(出自《赠华阳柳子府》)是写病因病理。而“肺枯渴太甚”(出自《同元使君舂陵行》),“病渴三更回白首”(出自《示獠奴阿段》),“消中内相毒”(出自《客堂》),“内热比何如”(出自《寄十四员外布十二韵》)等则突出了症状是“渴”和“内热”。这与病在上焦肺是一致的。治疗消渴,有食疗,又有针灸,同病异治,多种途径。其食疗:“蔗浆归厨金碗冻,洗涤烦热足以宁吾躯”(出自《入奏行赠西山检察使窦侍御》);针灸:“消中日伏枕,卧久尘及履……针灸阻朋曹……”(出自《雨》)。而消渴与季节的关系,在《过南岳入洞庭湖》中也有“病渴身何去·春生更力无”的记载。对自己消渴病经过治疗好转,诗人无比欣喜:“消中得自由”(出自《西阁》)。更为值得一提的是诗人对于自己消渴的并发症眼暗、耳聋、偏枯、弱足等都一一写到了。这些诗分别见于《寄赞上人》、《耳聋》、《次晚君》等诗作之中。仅举《耳聋》为例:“眼复几时暗,耳从前月聋。”

对于怎样种好药,杜甫也深有研究。在泉州,他见太平寺的泉水特别清洌,可灌溉一片繁荣的药圃,因而在《太平寺泉眼》一诗中写道:“何当宅下流,余润通药圃。三春湿,一含生毛羽。”据《本草纲目》载,黄精是阳草,为一种药物,久服可延年益寿。

至于写采药、制药、买药的诗就更多了。《秦州杂诗》中的“晒药无妇,应门亦有儿”,反映了当时杜甫的、儿子也参与精制药物了。另外,他还在诗中写道:“水栏温江口,茅堂石笋西。移船先主庙,洗药浣花溪。”这里的洗药,也是药物储藏、炮制前的必要操作工序。

杜甫一生颠沛流离,他曾三次卖药行医。诗人35岁至44岁时,在京都长安未中科举,因此只好“卖药都市,寄食友朋”。第二次是公元759年,杜甫携带家小由洛阳回华州,这时的卖药生涯更苦了,到了“短衣数挽不掩胫”,“男呻女吟四壁静”的境地。杜甫第三次卖药是在公元770年,杜甫在渔市上摆药摊,维持一家生计,直到这年冬天死在长沙到岳阳的下船上。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