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临床

感情生活受挫的女性更易患乳腺癌

本文所属类别:[专家忠告]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5-19 【字体:

当一个女性处于中医所说的肝郁状态时,她体内的雌激素水平也处于高位。在乳腺癌病人身上,凡是手术后,雌激素水平过高,或者雌激素受体过高的人,往往都表现为肝郁症状,她们总是心里不舒畅,像憋了股火。与此同时,这一类人就比其他不肝郁、情绪轻松的人,乳腺癌复发的可能性要高。肝郁—雌激素—乳腺癌的规律,中医古代医籍中早就对此进行了相关的记载。

明代名医虞抟的《医学正传》中对乳腺癌的记载是:“乳岩,多生于忧郁积愤中年妇女。”乳岩,就是乳腺癌。古人也发现,肝郁的女性更容易得乳腺癌。而肝郁又常常是女人由个性导致的体质特点,所以才有“女子以肝为先天”的说法。女人的先天一方面需要肝血的濡养,另一方面还需要肝气不郁。《陈素庵妇科补解》中记载说:“妇人多气,因其深居闺帷,每每情志郁结。”意思是,过去的女性深居闺房,与人少有交流,情绪因此时常抑郁。对这种因为抑郁导致的疾病,中医一直讲究用调的办法,比如,《女科经纶》中说:“凡妇人之病,多是气血郁结,故治以开郁理气为主,郁开气行,而月候自调,诸病自瘥。”

一个治乳腺癌的专家,每次他看病的时候,问病人的第一句话都是:“你离婚了吗?”每每被他问中的病人都很惊奇,怎么猜得出来呢?因为在他看过的病人中,婚姻不幸、爱情失意是这种病的重要诱因。用中医辨证的话,她们很长时间都处在肝气郁结之中。和我们的祖先相比,现在的女性肝郁的机会更多、程度更严重,社会竞争压力大,这就增加了现代女性的肝郁可能。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男子只懂得人生哲学,女子却懂得人生。”懂哲学的男人往往是超脱的、务虚的,习惯纸上谈兵,他们不真正过日子;懂人生的女人是入世的、务实的,她们打点每天的柴米油盐、人情世故,琐碎而多事。这就使她们比男人敏感、多虑,这些心理、情绪上的变动,也多了生在气上的疾病。

《名医类案》对于因为情绪不畅引发的疾病做过统计,发现其中情志引起的疾病中,女人是男人的2.3倍。而且,就情绪的分类来讲,男性多伤于劳心和苦思,就是动脑子、冥思苦想;女人多伤于悲伤和忧虑,属于纯粹的情绪问题,后两者都是由中医所说的肝所主,纠缠久了就是肝气郁,所以中医治疗女性疾病有“中年责之肝”的理论。所谓中年,是指青春期之后、更年期之前的那一段女人最长、最精彩,也是最重要的人生,要处理的事情更繁杂,压力更大,所以更有机会肝郁。

有个同事,三十多岁,没结婚,是个孝顺女。2011年,她父亲得了癌症,她一直在病床前伺候,直到父亲离世。陪着父亲走过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是这个女人迄今为止经历过的最沉重的事儿。从那之后我见到她时,发现她变样了,虽然人没瘦,但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而且乳腺增生得很严重。她找到我问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在老一辈的观念里,黄褐斑只在女性怀孕的时候才长,她还待字闺中呢,为什么会长斑?我告诉她就是因为郁,父亲的去世让她悲伤、压抑,肝气因此郁结了,脸上的黄褐斑也是她伤心的证据,不是用化妆品就能粉饰掉的,必须疏肝解郁。

黄褐斑之所以曾经被认为是妊娠斑,甚至有人借此来质疑女人的操守问题,是因为在过去,女性没有这么多生活压力和情感诱惑,不过是“深居闺帷,每每情志郁结”。对当时的女人来说,身体激素波动最大的莫过于怀孕,那是她们长斑的唯一时机。现在不同了,即便是“剩女”,即便独身到底,她们接受到的外界刺激也已经今非昔比。每种刺激都足以调遣体内的激素,产生和过往的孕妇才有的激素峰谷差距,这种跌宕让女人长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儿。不独此,梅核气、乳腺增生、子宫肌瘤,这一系列问题都相当于是同一棵树上结的果子,很多人是这系列疾病的共同罹患者,哪种病都没躲过去,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肝郁了。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癌症,得癌症,特别是患有乳腺癌的女人,很少没有肝气郁的历史。我们经常见到智力有问题的人,虽然不明人事,但身体很好,白胖对他们来说是常态。胖是因为心宽,白是因为肝气不郁,他们已经没有和现实较劲的能力和心思,也因此得以饶过自己。就凭这一点,他们的身体和皮肤的健康状态都是心事重重者所不及。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