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基础

什么是“五行”?

本文所属类别:[阴阳五行]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7-19 【字体:

五行,滥觞于殷商时代的五方观念。据甲骨文卜辞记载,殷人把商朝 的领域称为“中商”,与“东土”、“南土”、“西土”、“北土”并列,以五方表述空 间方位。继“五方说”之后,又出现了“五材说”。西周末年,史伯说:“以土 与金、木、水、火杂以成百物。”(《国语·郑语》)春秋时宋国子罕说:“天生五 材,民并用之,废一不可。”(《左传》襄公二十七年)五材,就是构成自然界一 切事物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元素,这是古代一种朴素的唯物主义观 点一。《尚书·洪范》对五种基本元素的特性作了更抽象的概括,指出: 

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 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 这里五行的意义代表了五种基本元素的功能属性,并由此推演出一切事物皆可按五种属性加以类分。《左传》昭公三十一年和哀公九年所载的 史墨所论:“火胜金,故弗克”;“水胜火,伐姜则可。”提示先哲们试从五类物 质之间存在着的相生、相克关系来说明世间事物内部的复杂联系,探讨物 质运动变化的客观规律。

五行,作为中国古代哲学的一个概念,成为先秦时代自然科学形成和 发展的思想基础,中医学也概莫能外。成书于秦汉时代的中医经典文献《黄 帝内经》,明确把五行作为宇宙的普遍规律。《灵枢·阴阳二十五人》指出: “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素 问·天元纪大论》将五行(五运)与阴阳并列,认为二者都是天地万物运动 变化的总法则。“夫五运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 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这里的“五行”与“五运”,均有运动、运行之意,说 明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无不处在无休止的运动变化之中。中国古代医家 在古代哲学思想的基础上,将其引入医学领域予以改造,对五行学说有了 创造性的发展。中医学认为,自然界各种事物的运动并非杂乱无章的,而 是秩序井然,互相制约而又协调的。《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

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 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 酸,在志为怒。 意指方位的东,自然界的风、木、酸味和人体中的肝、筋、目等之间存在 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古代医家将自然界各种事物的特性和人体内脏的功 能特点作了比类推衍,用五行学说为我们勾划了一个人与自然相应的世界五行图式。例如:自然界中的五季(春、夏、长夏、秋、冬)、五方(东、南、中、 西、北)、五气(风、暑、湿、燥、寒)、五化(生、长、化、收、藏)、五色(青、赤、黄、 白、黑)、五味(酸、苦、甘、辛、咸)、五音(角、徵、宫、商、羽)和人体中的五脏 (肝、心、脾、肺、肾)、五腑(胆、小肠、胃、大肠、膀胱)、五官(目、舌、口、鼻、 耳)、五体(筋、脉、肉、皮、骨)、五志(怒、喜、思、忧、恐)、五液(泪、汗、涎、涕、 唾)等皆可纳入五行学说的轨道,并从这些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来把握事 物和人体的活动规律。

中医学认为,不同事物或机体各组织之间存在着两种最基本的关系,这两种最基本的关系在五行学说中被表述为“相生”和“相克”。相生,是指 一类事物对于另一类事物具有促进和资生的作用,其相生的规律和次序为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木,如此循环无端。相克,是指一类 事物对于另一类事物具有抑制、约束的作用,其相克的规律和次序为木克 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五行相生和相克的规律是事物之间相 互联系的两种方式,但生与克之间又是相互关联的,即生中有克,克中有 生,才能维持事物及机体的相对平衡。所以《类经图翼》说:“造化之机,不 可无生,亦不可无制,无生则发育无由,无制则亢而为害。”如果五行之间的 生克关系失去协调,那末即会出现异常变化。五行学说用“相乘”与“相侮” 来概括五行之间的反常关系。相乘,是指五行相克太过,即一方对另一方 过于克制而引起一系列的异常反应。乘,寓有持强凌弱之意。相侮,是指五 行的逆向克制关系。以水与火的关系为例:正常情况下水能克火,使火气 不致过亢,但由于五行之间力量对比的异常,有时会出现相反的情况,即火 行过盛,非但不能为水所制,反致亢火烁水。这种逆向的相克,称做“侮”。 侮,有欺侮之意。相乘与相侮也不可绝然分割,常可同时出现。如《素问· 五运行大论》说:“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 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