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基础

乙癸同源在临床上有何指导意义

本文所属类别:[阴阳五行]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7-21 【字体:

什么是“乙癸同源”?其在临床上有何指导意义?

“乙”、“癸”原为古人用以纪时、日、年的两个天干符号。以天干配属五 行,甲乙属木,壬癸属水。肝应五行为乙木,肾应五行为癸水,故“乙”、“癸” 可分别为肝、肾的代名词。“乙癸同源”,亦即“肝肾同源”。它揭示了肝肾两 脏在生理上相互资生、病理上相互影响的密切关系。

肝藏血,肾藏精,精和血存在着相互滋生和相互转化的关系。张景岳在 《类经·脏象类》中说:“人之初生,真阴甚微。及其既盛,精血乃王。故女必 二七,男必二八而后天癸至;天癸既至,在女子则月事以时下,在男子则精 气溢泻。盖必阴气足而精血化耳。”这里把男精女血的溢泻作为“天癸至”的 生理标志,而源出于一。《张氏医通》进一步分析了精血的转化过程,指出: “气不耗,归精于肾而为精;精不泄,归精于肝而化清血。”肾藏之精在肝的作用下可化生为清血,而藏于肾的精气也依赖肝血的敷养和补充。肾精充 沛,则肝有所养,血有所充;肝血充盈,则肾有所藏,精有所资。可见精能化 成血,血能资生精,肾肝荣则皆荣、损则俱损,可谓休戚与共,故有“乙癸同 源”之称。在临床上,肝血不足,可引起肾精亏损,反之亦然,失精与亡血互 为因果,最终导致精血两虚。如腰痠、耳鸣、健忘、精稀滑泄、头晕目眩、爪甲 不荣等症皆是。治疗多取益精养血、补肝益肾之法。又如肝主筋而肾主骨, 肝血盈则筋爪得养,肾精充则骨骼强健,肢体活动自如。反此则骨软筋弛, 甚或痿废不用。凡此诸证,医以肝肾同治之法每获良效。

五脏配属五行,则肾肝之间有着母子相生的关系。肝为木脏,肾为水 脏,木生于水,水涵则木荣。若水不涵木,则肝阳易亢,甚则风火上旋,每见 头痛目赤,眩晕升火、腰膝痠软等症。“虚则补其母”,滋肾水以涵肝木,方为 治本之法。另外,肝的疏泄与肾的封藏之间,也有着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 关系。若肝木疏泄太过,则有“子盗母气”之虑,每令肾水封藏失职而致遗 精、崩漏等证。“实则泻其子”,治宜泻肝抑木为主,俟其疏泄复常,肾精乃 藏。明代李中梓《医宗必读·乙癸同源论》指出:“东方之木,无虚不可补, 补肾即可以补肝;北方之水,无实不可泻,泻肝即可以泻肾。”即是据其“乙 癸同源”而立的基本治法。

从温病学之三焦辨证角度分析,热邪久羁,病入下焦,伤及肝肾之阴, 多致阴不制阳,虚风内动。正如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下焦篇》所说:“热 邪深入,或在少阴(指足少阴肾),或在厥阴(指足厥阴肝),均宜复脉(指加 减复脉汤)。盖少阴藏精,厥阴必待少阴精足而后能生,二经均可主以复脉 者,乙癸同源也。”至其治疗大法,吴氏在其《治病法论》中强调:“治下焦如 权(非重不沉)。”主张多选用咸寒增液,介类潜阳,以及血肉有情之品填精 益阴。可见在温热病后期,邪羁下焦,在辨证与治疗上也每从肝肾立法遣治。

肝肾之间的关系,还可以从共同维持男女生殖机能及其与奇经八脉的 特殊联系加以考察。

肾为先天之本而主生殖,故阳痿、遗精、早泄、闭经、不孕等证多责之于 肾。然而,先哲亦谓“肝为女子之先天”,强调女子以血为本。经水、乳汁乃血之所化,胎产孕育亦赖血之妊养。肝为藏血之脏,而主疏泄,肝司其职, 则气机调畅,血海充盈,月经以时下,胎孕得无恙。可见男女生殖机能亦以 肝肾为要。

冲脉、任脉、督脉,皆起于胞中。胞者,在男子为精室,在女子为子宫, 清代名医叶天士说:“八脉丽于下,隶属于肝肾”(《临证指南医案》)。经络理 论认为,十二正经犹如沟渠,奇经八脉即似湖泽,奇经八脉得肝肾之输注而 满盈。如病久虚损,肝肾内伤,精亏血少,亦会累致八脉空虚。故先贤有“治 肝肾即所以奇经”的经验之谈。

要之,“乙癸同源”者,揭示了肝肾两脏的基本关系,主要体现在精血的 互相资生、疏泄与蛰藏的互为制约等方面,把握其生理联系及病理变化对 临证治疗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因而深为历代医家所重视。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