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基础

如何认识“肝生于左,肺藏于右”?

本文所属类别:[阴阳五行]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7-21 【字体:

19.如何认识“肝生于左,肺藏于右”?

《素向·刺禁论》曰: 藏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心部于表,肾治于里,脾为之使,胃为之市…… 是论通过对五脏功能的概述,说明其在人体生命活动中所处的重要地位, 进而阐述了在针刺治疗时医者应知脏腑的要害之处,否则可能造成不良的后果。

然而近代以还,某些反对中医的所谓“学者”,曾以《内经》“肝左肺右” 说嘲讽中医连人体脏器的解剖位置都搞错了,进而否定其科学性。那么, “肝生于左,肺藏于右”,是否是指其脏器的解剖学位置呢?

早在《内经》的有关篇章中已有“肝小”、“肝大”、“肝高”、“肝下”、“肝端正”、“肝偏倾”以及肺的大小高下等脏器组织形态学的明确记载;《难经》则 对肝、肺等脏器的重量、形态有更详细的描述。如明张介宾在《类经图翼》 中曾祖述了《内经》、《难经》及后世医家对其形态功用认识的沿革,其谓:

肝居膈下,上着脊之九椎下……其系上络心肺,下亦无窍。《难经》曰:肝重 二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刺禁论》曰:肝生于左。滑氏曰:肝之为 藏,其治在左,其藏在右胁,右肾之前,并胃着脊之第九椎。 张氏又谓肺者: 其形四垂,附着于脊之第三椎……《难经》曰:肺重三斤三两,六叶两耳,凡 八叶,主藏魄。华元化曰:肺者生气之原,乃五藏之华盖。肺叶白莹,谓为华盖, 以覆诸藏,虚如蜂窠,下无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一呼一吸,消息自然,司清浊之运化,为人身之橐籥。

古代医家对脏器形态的观察,囿于历史条件所限固然粗陋了一些,若从直 观角度而论却也大体符合或接近近代人体解剖形态学的认识。从张介宾引 用前哲的论述可知,所谓“肝生于左,肺藏于右”者,并非指其解剖部位。因 此,断章取义和曲解《内经》的这一说法,只能说明其对中医学的无知。

那么,究竟应当如何认识“肝生于左,肺藏于右”呢?隋朝杨上善认为: “肝者为木在春,故气生左;肺者为金在秋,故气藏右也。肝为少阳,阳长之 始,故曰生也;肺为少阴,阴藏之初,故曰藏也。”(《黄帝内经太素》卷十九) 显然是指肝肺两脏的生理特性及其关系。后世医家如唐之王冰、明清之张 介宾、张志聪等大抵皆从其说。要而言之,肝主生发之气,故谓之“生”,肺主肃降收敛之气,故曰“藏”。“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大而宇宙,小而人身,莫不尽然。左为东,右为西,生发之气由东而 升,春之候也,故曰“肝生于左”;敛降之气自西而降,秋之候也,故曰“肺藏 于右”。因此,“肝左肺右”之说,突出反映了肝气左升、肺气右降的生理习 性,揭示了其在人体气机升降出入运动中的生理关系和地位。

何梦瑶在《医碥·五藏生克》中对肝肺两脏生理上的谐调关系进行了 深入的剖析,他指出:

气有降则有升,无降则无升,纯降则不升。何则?浊阴从肺右降,则胸中旷 若太虚,无有窒塞;清阳则以从肝左升,是谓有降有升。

何氏从其气机的升降着眼,而黄元御复从气血和调的角度为论,认为“肺藏 气而主卫,肝藏血而司营”,因而主张:

肺金收敛,肝木疏泄,阴阳自然之性也……肝性流泄,而营阴之内守者,肺气敛之也;肺性收敛,卫阳之外发者,肝气泄之也。(《伤寒悬解》卷三)

黄氏对肝肺两脏的阴阳升降关系,不完全从其升者自升、降者自降的气机 运动为论,更借助手营卫分属以说明其在气血内濡五脏、外固肌腠的生理 活动中的作用。这一认识不但较诸前贤之论更趋深化,而且有一纵一横策 应之妙。因此,肝气的升发宣泄和肺气的清肃敛降,对维持全身气血的和 谐调畅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在病理上,若肝气抑郁,气郁化火,或肝升太过,气火上逆侮肺,可灼伤 肺津而使肺失清肃,临床多见胸胁闷痛,得太息略舒,咳嗽少痰,头目胀痛 等症,甚则胸膺掣痛,咳咯痰血,中医称之为“木叩金鸣”。反之,若肺降太 过,窒遏肝气升发之气,或肺热壅遏,下传及肝,亦能导致肝郁不畅,则可出 现“肺金乘木”的病证。

综上所述,《内经》“肝生于左,肺藏于右”之说,旨在说明肝主升发、肺 主肃降的生理特性和两脏之间的生理关系,而并非解剖学的概念,这也是 显而易见的。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