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基础

何谓“奇恒之府”?各有什么生理功用

本文所属类别:[藏象经络]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7-21 【字体:

何谓“奇恒之府”?它们 各有什么生理功用?

“奇恒之府”,语出《素问·五藏别论》,其谓:

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手于地,故藏而 不泻,名曰奇恒之府。

该篇还指出,五脏“藏精气而不泻”,有着“藏而不泻”的共同生理特征;六腑 则皆具传化水谷、“泻而不能久留”的生理功能,为中空容物的腔状脏器。同 时,《内经》还阐述了五脏同六腑间各有特定的阴阳表里相合的关系,如心 之与小肠、肺之与大肠等。奇恒之府则虽然组织形态近乎六腑,却并非“传 化物而不藏”者;其主藏精的性用虽类似五脏,而组织形态却酷肖六腑。况 且脏与腑之间凭藉经脉的络属构成了表里相合关系,奇恒之府则同脏、腑 并无此特殊的阴阳耦合关系(胆则例外)。以基既异于五脏、又不同于六腑, 古人遂以“奇恒”者命名。其实,奇恒之府只不过是古人对脏腑组织器官生 理特征的一种类分方法,对学习中医脏象理论来说,掌握它们各自的生理 功能更具有实际的意义。

脑藏于颅内,由髓汇聚而成,故《灵枢·海论》谓“脑为髓之海”。脑 是人体性命攸关的重要器官之一,早在《内经》时代,随着针灸临床经验的 积累,认识到在头部施行针刺术时应十分审慎,告诫持针者须知“禁数”。如 《素问·刺禁论》强调凡“刺头中脑户,入脑立死”者,正是因为脑户穴在后枕部,其内即是人的生命中枢——脑干,“针入脑则真气泄”(王冰注),故易 猝死。可见当时医家对脑的重要性已有所认识。

金元以前,中医对脑的认识基本停留在《内经》的认识水平上。《内经》 认为人的视听(包括部分感知过程)和某些运动平衡功能同脑有直接的关 系。《灵枢·大惑论》指出。

……裹撷筋骨血气之精而与脉并为系,上属于脑,后出于项中。故邪中于 项,因逢其身之虚,其入深,则随眼系以入于脑,入于脑则脑转,脑转则引目系急, 目系急则目眩以转矣;邪其精,其精所中不相比也则精散,精散则视岐,视岐见 两物。

《灵枢·海论》则从脑髓之盈亏讨论了其与运动、视听等机能的关系,其谓:

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痠眩冒,目无所 见,懈怠安卧。

“髓海不足”,主要是因为“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的缘故(《灵枢·口问》), 而“上气不足”,则由五脏六腑精损,不能充髓而致。因此,脑的病变大多属 于虚证,也是这个道理。虽然《素问·脉要精微论》也曾论及“头者精明之 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对大脑与精神的关系有所涉及,但其所谓“精 明”,主要是指“视万物、别黑白、审短长”的部分感知功能。中医习惯上将 生命活动及精神意识、思维活动的主宰归属于心,这同现代对大脑的生理 功能及其作用的认识有相当距离。

至明朝,著名的中医药学家李时珍首先明确了脑与精神活动有关,他 在《本草纲目》中称“脑为元神之府”。清代名医汪昂在《本草备要》里进一 步提出了“人之记性皆在脑中”,突破了《灵枢·本神》“心有所忆”的传统观 念。王清任在前人认识基础上,通过反复的尸体解剖及临床观察,纠正了 许多沿袭已久的错误认识,著成《医林改错》一书。在该书里,他将人的思 维、记忆、言语、感觉及某些运动功能均归属于脑,指出:

灵机记性在脑者,因饮食生气血、长肌肉,精汁之清者化而为髓,由脊髓上 行入脑,名曰脑髓。盛脑髓者,名曰髓海;其上之骨,名曰天灵盖。两耳通脑,所 听之声归于脑;……两目系如线,长于脑,所见之物归于脑;……鼻通于脑,所闻 香臭归于脑。……(小儿)至周岁,脑渐生,囟门渐长,耳稍知听,目稍有灵动,鼻 微知香臭,舌能言一二字;至三四岁,脑髓渐满,囟门长全,耳能听,目有灵动,鼻知香臭,言语成句。所以小儿无记性者,脑髓未满;高年无记性者,脑髓渐空。 王氏于此,不仅阐明了脑的生理功能,而且还从脑髓的生成过程及其充盈 与否揭示了脑功能的物质基础,这就为临床治疗脑功能障碍及改善脑功能 奠定了理论基础。王清任还具体分析了诸如昏厥、偏瘫、抽搐、癫痫等脑病 多系“脑中无气”所致,着重发明了补气活血以充脑髓的治疗方法,给后世 医家颇多启迪,迄今仍具指导意义。

中医认为髓是一种由精血化生而成的精微物质,其藏于脑,则为 脑髓;藏诸骨中,则为骨髓;藏于脊椎,则为脊髓。因此,髓具有充脑、养骨等 荣养功用,对任何人来讲无虑其多,但恐其损;其临床,则主要反映在脑和 骨的病变。《素问·刺禁论》有“刺脊间中髓,为伛”之诫,可见当时对针刺 不慎损伤脊髓的意外已有充分的认识。

即骨骼,是构成人体的支架。骨内有腔隙,内涵骨髓,因此《素问· 脉要精微论》称“骨者髓之府”。两块或两块以上毗邻的骨藉筋肉相维系, 并保持其活动机能者称为“关节”。凡此之类,中医概谓之“骨节”。人体的 骨骼系统,就是由骨节(包括软骨、硬骨、关节)辍连组成。《灵枢·骨度》篇 对人的骨名、形态、数量等已有较详尽的载述,不少骨名的命名及其描述同 观代的认识是相符的。

骨骼的生长、发育、修复均赖骨髓的滋养,而骨髓的充盛与否又取决于 肾精的盈亏,这是因为骨髓为肾精所化生,故中医称之为“肾生骨髓”(《素 问·阴阳应象大论》),而有“肾主骨”(《素问·宣明五气》)的理论。所以肾 精充则骨髓盈,骨骼健壮,肢体活动轻捷强劲。若肾精不足,则必然骨髓不 能充盈,或引起骨骼发育不良,出现囟门迟闭、骨软无力等症;或导致骨质 疏松脆软,临证多见骨脆易折、骨折后难以愈合等症。

牙齿与骨类同,故《灵枢·五味论》谓“齿者骨之所终也”。《素问·上古 天真论》以肾气的盛衰论证了其在齿、骨生长乃至颓败过程中的主持作用, 因此临床上对小儿牙齿生长迟缓及成年人牙齿松动早脱者均取补肾法治 疗,其理论盖出于此。

《索问·脉要精微论》指出:“脉者血之府。”《灵枢·决气》篇谓“壅 遏营气,令无所避,是谓脉”。由此可知,脉不仅是气血运行的通道,而且具有约束气血并促进、运载气血以荣养全身的作用。脉与心、肺有密切的关系,气血之所以能畅通无阻地循行和滋养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靠的是心气 之搏动以运血、肺气之吐纳以朝百脉,同时也赖脉之裹血以承其运。临床上 血脉不和的病机主要表现为:或由寒邪侵袭而致血脉拘急闭涩,或因火热 诸邪灼伤脉络而为血溢之证,或者气机郁滞而引起脉络瘀滞等。

胆附于肝叶之下,内贮胆汁以助消化。胆之为“奇恒”者,以其所 藏精汁不得轻泻,与六腑之“传化物而不藏”者不尽相似。然而胆与肝经脉 相属,互为表里,故得为六腑之一。

女子胞 亦名“血室”、“胞宫”、“子脏”,即“子宫”。女子胞在小腹正中, 位居膀胱之后、直肠之前,下口连接阴道,主月经来潮和孕育胎儿。

月经的来潮及孕育胎儿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生理现象,中医认为女子胞 的这一功能,与奇经八脉中的冲、任二脉及五脏中的肝、肾两脏关系最为密 切。《素问·上古天真论》指出:

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 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冲、任二脉皆起于胞中,冲脉能调节十二经的气血,故有“冲为血海”之称; 任脉总任全身的阴经,乃号“明脉之海”而主胞胎。若肾气随其生长而充盛 至一定的程度,就会产生一种促进生殖机能发育成熟的物质——天癸,由 此而令冲任二脉流通、肝藏之血充沛,经血渐盈,应时而下,月经来潮,遂具 备了孕育的条件。月经的断绝,亦由于肾气由盛而衰,由衰而致“天癸竭”, 生殖机能亦随之中止。因此妇女月经失调、不孕不育等病症,中医多从冲 任失调、肝肾虚损调治。

女子胞既为妇人所独有,岂非男子奇恒之府只有五个而阙如了?后世 医家对此亦不无疑问。《石室秘录》因此而强调:“胞胎为一脏,男女皆有。” 然而男子不当称“胞”,唐容川《医经精义》指出:“男子之胞,一名精室,乃藏 精之所。”袁焯生《女科精华》谓:“所谓精室者,在男子为精囊,在女子为子 宫;精囊为藏精之所,子宫为受孕之所。”由此可见,所谓精室、精囊者,即指 阴囊中的睾丸而言。《内经》虽未明确“精室”亦为奇恒之府,但对男子生殖 机能同“天癸”及肝肾的关系也有所阐述,其谓:

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 有子……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发 去……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素问·上古天真 论》)

这样看来,男子生殖机能的发育、成熟、颓败同女子一样,也是由肾气盛衰 及天癸的“至”“竭”所左右。由于男子生殖器在外阴部,因而《灵枢·刺节 真邪》篇称之为“茎”、“垂”,指出:“茎垂者,身中之机,阴精之候,津液之道 也。”这里所说的“茎”,指的是阴茎;“垂”,即阴囊。阴茎,既是溲尿之道,又是排精之器;阴囊中的睾丸,即为人体生成和贮藏精液之所。由此可见,与 女子的胎胞相对应于男子的奇恒之府,当为此贮精之室。

男子的生殖机能,以肝、肾两脏的关系最为密切。“肾者主水,受五藏 六府之精而藏之”(《素问·上古天真论》),随着肾气之充盛,天癸之产生, 生殖之精方得生成,从而具备了“精气溢泻”的生理机能。然而肾主蛰藏, 肝主疏泄,“若肝气不开,则精不能泄”(《辨证录》),说明了男子精液的固密 与肾气的摄纳相关,而其排精则与肝气的开泄相关。此外足厥阴肝经沿着 大腿内侧入阴毛而环阴器,肝藏血而主人身之筋,前阴为宗筋之所聚,所谓 “阴者,积筋之所终也”(《灵枢·五味》),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因此,阴茎之 所以能够勃起而交媾,正是肝脏相火充其力的缘故。临床上男子阳萎遗精 者,多责之于肝肾虚损;阳强不倒、梦遗者,多由相火妄动。因此,男子性功 能障碍的调治,也多从肝肾立法。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