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基础

迅速发展的今天兴起世界性的“中医热”

本文所属类别:[中医常识]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7-17 【字体:

为什么在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今天 会兴起一股世界性的“中医热”?

在人类社会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科学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 在新技术革命浪潮的撞击下,有不少往昔权威的理论、经典的学说分崩离 析,或重新予以评价,甚或荡然无存。然而自从1971年我国公布了“”的研究成果后,中医以其深邃的思想内涵、独特的理论体系、丰富的调 冶方法、卓著的临床疗效,引起了世界各国医学界的广泛重视和关注,并在 全世界掀起了一股愈来愈炽烈的“针灸热”、“气功热”、“中医热”。已有数千 年历史的中医,至少至目前为止,并没有在这新技术革命浪潮的冲击下产 生突破性的观念上的更新与嬗变,甚至可以说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从来也未 曾摆脱或冲破过秦汉以来所确立的基本学术理论体系。就是这么一个纯 粹的、地地道道的“老古董”,居然在现代科学的殿堂里日益受到各国科学 家的青睐,并逐渐占据一席之地,其本身就是科技史上的一大奇迹。

随着中医的风靡全球,目前在国外已经拥有一支相当规模的从事中医 药(尤其是针灸)研究、治疗的队伍,并建立了一大批颇具实力的中医药科研教学机构。

日本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中医最发达的一个国家。在明治维新以前中 医也是日本的国医,他们称为“汉方医学”、“东洋医学”。近十来年是日本汉方医药界复兴的鼎盛时期。据调查,日本国民有37.5%的人接受汉方制剂的治疗。为此,1984年日本津村顺天堂建造了年 产1600吨中成药制剂的世界上最大的中药厂,以满足其国民需要。1980 年日本科学技术厅首次制订了“证与经穴的科学证实、确保生药资源”的 研究计划,投资10亿日元,开创了政府主管部门支持汉方医药研究的先例。 此外,日本还由政府及私人创办了明治针灸大学等数十所中医院校,培养专门人才。1984年,日本中曾根首相亲自担任“振兴汉方议员联盟”名誉会 长,并在成立后第三天访华时向我国政府提出了在北京、上海设置为日本 汉方医师进修场所的期望。近年来受各财团支持,设备先进、力量雄厚的 中医研究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其在“四诊”客观化指标及仪器研 制、血瘀证、伤寒方、中药生药材及其有效成份的分析、复方研究等方面已 相当深入,有些方面则处于领先地位。

朝鲜、越南等国一向与中医有渊源关系,中医中药在这些国家有很好 的群众基础,也受到政府政策的鼓励和支持。尤其在南朝鲜,设有专门培养 汉医师的高等院校5所,注册学生3-4千人,每年毕业学生数百名。 1976年南朝鲜庆熙大学汉医学院培养了首批中医博士。

美国政府对中医的态度,从五十年代美军古领日本的麦克阿瑟将军 曾下令禁止针灸,并诬蔑为“东方的野蛮术”可见一斑。1972年尼克松访华 后,不少学者开始改变或抛弃了对中医的偏见,不仅“针灸热”迅速遍及全 美各州,而且对中医理论、针麻原理、植物药的研究和利用等方面展开了深入的研究,其势头超过了其它西方国家。如美国太空宇航员的饮料,即有 以刺五加的提取液为主制成者。其教育机构的设置、发展也十分迅速,如 加里福尼亚州、内华达州等已制定法律准许招收中医、中药、针灸专业博士 学位研究生,甚至连最负盛名的加州大学也于1985年正式设置了中医系, 开展正规系统的中医教育,这连日本、西欧等国也尚未做到。

在西欧各国中,法国是研究应用针灸最多最早的国家之一,目前拥有 5-6千人的针灸医师,设有正规的中医学院和针灸学院。例如最早用耳 针治病的是法国外科医生诺济(Nogier),他首先提出了人的耳廓对应于 人体犹如胎儿在母体中头朝下的姿态,针刺其中的某些“点”,可以治疗身 体内脏、部位等疾病。我国于1958年引进了耳针,并有所提高和发展。

与此同时,国际性的中医药学术会议频频举行,如国际针灸学术会议 已召开了十余次,1987年10月还在北京成立了国际针灸学会联合会。地区 性的各国学术交流活动也日益活跃,1983年新加坡举办了首届“亚细安 (ASEAN,即“东南亚国家联盟”)中医药学术大会”,旨在加强与沟通这一 地区的中医药研究的学术交流。

世界卫生组织(WHO)1977年lO月在日内瓦召开的“促进和发展传统 医学会议”上,对中医药学,针灸学方面的研究和工作给予了肯定的评价; 1979年在其机关刊物《世界卫生》上出版针灸专刊,提倡针灸,并推荐44种 针灸适应症;1980年建议各国积极开展针灸工作,1984年WHO官员中岛 宏宣布,“针灸医学已成为世界通行的一门新的医学学科”。与此同时, WHO还在我国北京、上海等地设立了七个传统医学合作中心,承担培训 和合作研究等工作,作为其“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全球战略目标的重 要组成部分之一。

【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