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酒

中医药酒的制作历史及由来考证

本文所属类别:[药酒文化]来源:古方中医网 发布时间:2013-09-01 【字体:

药酒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制作历史。我国最古的药酒酿制方,是在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养生方》和《杂疗方》中。

从《养生方》的现存文字中,可以辨识的药酒方共有六个 1.用麦冬(即颠棘)配合秫米等酿制的药酒(原题 “以颠棘为浆方”治“老不起”);2.用黍米、稻米等制成的药酒(“为醴方”治“老不起”);3.用美酒和麦X(不详何药)等制成的药酒;4.用石膏、藁本、牛膝等药酿制的药酒;5.用漆和乌喙(乌头)等药物酿制的药酒;6.用漆、节(玉竹)、黍、稻、乌喙等酿制的药酒。

《杂疗方》中酿制的药酒只有一方,即用智(不详何物)和薜荔根等药放入甑(古代一种炊事用蒸器)内制成醴酒。其中大多数资料已不齐,比较完整的是《养生方》“醪醴中”的第二方。该方包括了整个药酒制作过程,服用方法,功能主治等内容,是酿制药酒工艺的最早的完整记载,也是我国药学史上重要史料。

先秦时期,中医的发展已达到了可观的程度,这一时期的医学代表著作《黄帝内经》,对酒在医学上的作用,作过专题论述。在《素问?汤液醪醴论》中,首先讲述醪醴的制作“必以稻米、炊之稻薪、稻米者完、稻薪者坚”,即用完整的稻米作原料,坚劲的稻杆做燃料酿造而成,醪是浊酒,醴是甜酒。“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耳……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说明古人对用酒类治病是非常重视的。此后各朝代,论述药酒的书籍和篇章更是层出不穷。

到了东汉,医学家张仲景在其《伤寒杂病论》及《金匮要略》两部著作中多次论述了药酒与药的关系,应用酒炮制中药,用酒送服丸散,更用酒制造药酒。如《伤寒杂病论》“妇人六十二种风,乃腹中气血刺痛,红蓝花酒主之。”红蓝花能行血活血,用酒煎更能加强药效,使之气血畅通,则腹痛自止。在东汉时,已形成正月初一饮药酒防疫的习俗。当时饮用的是椒酒,即用花椒浸泡的酒。花椒有温中散寒、除湿、止痛、杀虫等作用。

从隋唐至宋元明清,尤其是蒸馏酿酒的出现,药酒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在此期间,医学家对药酒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药酒在民间的应用更加广泛。唐代孙思邈《千金方》和《千金翼方》中载有巴戟天酒、五加酒、芎酒、枸杞酒、虎骨等药酒十余种。宋代《太平圣惠方》的药酒序则谓 “夫酒者,谷蘖之精,和养神气,性惟剽悍,功甚变通,能宣利胃肠,善导行药势。”主张用药治病,宜分病邪之深浅,若病之初,当以汤液治之;而病至晚期,沉疴日久,当以药酒性酷热和善行药势之优点而用之。不但是医学家,而且文学家对药酒也颇有论述和描写。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写了林黛玉“吃了一点子螃蟹,便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吃口烧酒”,宝玉便命丫环将合欢浸的酒烫一壶来,宝玉希望林黛玉喝下这酒能“合欢蠲怒”,以治她的“肝郁气滞症”。第五十三回,描述贾母除夕夜从宁国府归来后,与儿、媳、孙子们欢度除夕,“摆上合欢宴,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

由此可知,药酒对于人们防疫保健具有一定的作用。在现代,尽管各种剂型的酒类琳琅满目,但是古老药酒仍然与时代共存。到了冬季,人们喜欢用药酒补身子,足以说明药酒的经久不衰。

【求医问药】